鬼故事


惊悚医学院之张君生死了

2016年2月18日 恐怖故事.鬼网 没有评论

第十八章 张君生死了
不知什么时候,风吹的更猛了,卷起地上的落叶,撒向灰白的天空,天空阴沉沉的,像是要下雨的样子,张君生紧紧了单薄的衣服,不满的咒骂着该死的天气,他已经两天没有出门了,从看到那个李然奇怪的死亡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过寝室,他很恐惧,从来没有过得恐惧,也许不知什么时候,他就会莫名其妙的死掉,所以他必须留下点什么。
他出了学校,径直的向那片诡异的树林走去,此时的天空更加阴沉了,沉闷的空气让人几乎无法呼吸,张君生的脚步有些凌乱的踩在积满了厚厚落叶的地上,一阵阵腐朽和潮湿的气味钻进鼻孔里,他抬起手揉了揉鼻子,这片树林说不出的诡异。
他狠狠的向着地面吐一口痰:“老子不信这世界上还真有鬼[……]

Read more

分类: 未分类 标签:

棺材铺

2016年1月24日 恐怖故事.鬼网 没有评论

我的故乡位于江华瑶都的一个小镇,小镇不大,不甚繁华。一条国道由南至北将小镇一分为二,这分出来的二半,姑且称作东面和西面。东面多以高山树林居多,当中分散着几座村落,人口不是很多。西面则以黄土丘岭为主。零星的几座村落的人口也不是很多。
在6、7十年代左右。东西二面村落的人们如若需要生活用品,都得到小镇的北面,那里有一小片商铺区,有饮食的,修理的,日杂的,稀稀散散也就几家左右。只要是大众主流用品基上都有卖。
俗话说饮水思源,喝水不忘挖井人。这北面的商铺区为人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补给来源。自然就会有人想知道它是从哪开始形成的。可是镇上没几个人能回答这个问题,既便是年过七旬的老者。也只有摇头的份。既然[……]

Read more

分类: 未分类 标签:

漂浮的头颅

2016年1月24日 恐怖故事.鬼网 没有评论

记得是在学校候的事情了,事情的起因我记得不是很清了,但那是我对学校糟糕的记忆,刚去的候还是一名生,从学长那听到了一个关于水房的故事。
大概是在5年前,有一群人混了进来在男生宿舍的水房打架,等发现的候有人已经死掉了,满身的血,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,有人报了警,为了保护现场把水房的门从外面锁上,并叫了2个人在门口守着,等警方的到来 大约在十五分钟后,警察到了,打开水房的门后,警察和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有的人受不了,直接就吐了起来。大家看到的是满地的血,染红了水房的地板,而让人无法相信的是那具尸体的头竟然不见了,是的不见了,发现尸体的候,明明还是完整的,除了身上的刀上外,这叫人无法理解[……]

Read more

分类: 未分类 标签:

死亡歌声

2016年1月24日 恐怖故事.鬼网 没有评论

“在这喧嚣的世,没有曾经的一丝平静,争吵欺骗和嫉妒,我想逃,逃离这个冰冷的世界。”耳机里不停地播放着这句歌词,主人,笑着。

玲子,一个日籍女孩,她昨天刚转到我们班,她是一个很文静的女孩,而且中文特别的好,不加以区分,看不出是日人,她长得很像布偶娃娃,眼睛很大,皮肤很白,为此学校开始流传很多关于人偶娃娃的灵异故事,其实谁都听得出来,都在针对玲子罢了。一年就这么过了,大家也相处的融洽了许多,嘻嘻笑笑的。
“咦,我的手机里怎么传了一首歌?”小美一到教室就发现了。是不是哪个暗恋你的男生传的表白歌的呀,边上一帮同学跟着起哄。小美也很开心,就马上戴上耳机听了,看得出来很享受呢!“要是我也有[……]

Read more

分类: 未分类 标签:

鬼 女

2016年1月24日 恐怖故事.鬼网 没有评论

现在越来越想念那个笔记了蓝灰色的带有花纹的硬皮面,正面的中央靠上位置嵌着一幅秋日的图景,景中一条笔直的金黄色林荫道伸向幽暗的深处。还有就是,画中的那个女孩背对着我,朝林荫道延伸的那个深处望去……
这是我刚读研究生的经历,隐藏在我的心里好久,我现在觉得有必要把她讲出来,不是现在具备了公开的条件,而是长期埋在内心久了,就有不吐不快的冲动。就像你不管收藏了多么贵重的宝物,早晚都会呈献给世人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呈现的方式和受众。
所有有幸走进这故事的人,希望你能喜欢;所有不幸闯进这故事的人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

一、初 遇[……]

Read more

分类: 未分类 标签:

隐形的拥抱

2016年1月24日 恐怖故事.鬼网 没有评论

“在你的背上依附着一个我,一个隐形的我,静静的靠在你的背上,看着你所有的幸福,倾听着你的每一句话,感受你的每一个笑容。”《隐形的拥抱》
????若灿
一张粉红色的纸条上,淡淡的笔迹书写着两个人的忧伤。
他们是在高中认识的,是在学校举行的合唱比赛上认识的,夏若灿是学生评委,许鑫源是一个独唱的参赛者。按道理来说,不该有什么牵连,可是偏偏上天给他们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。在比赛,轮到许鑫源唱歌的候,伴奏带临出了问题,而他唱的歌一下子在网上又找不到纯[……]

Read more

分类: 未分类 标签:

不要在深夜跳跳舞毯

2016年1月24日 恐怖故事.鬼网 没有评论

眼看已经过了半夜十二点,周彤合上笔记的盖子,招呼三个室友“姐妹们别玩了,明天一大早还要上课呢,快睡觉吧!”寝室长都发话了,其它三个女孩纷纷关电脑的关电脑,收拾书的收拾书,哈欠连天的往被窝里钻。
周彤熄了灯,顺着梯子爬上自己的床铺。在她头顶上方传来了极富节奏感的“咚咚”声,那声音从晚饭后便开始了,只是大家都忙着手头的事不曾在意。黑暗笼罩下的宿舍一片寂静,才将那声音凸显的格外清晰。这种感觉讨厌极了!周彤努力想让自己忽略它,但是那声音一下下刺激着她的耳膜,后连她的心脏也跟着这个节律跳动起来,她带着杂乱无的气息坐起身,怒视着黑漆漆的天花板。
近来跳舞毯风靡校园,楼上的姑娘们也买了一个。这几天鲜劲正[……]

Read more

分类: 未分类 标签:

七夜怪谈

2016年1月24日 恐怖故事.鬼网 没有评论

不知道
王?的柜子这个礼拜又有什么花样了?咦,王?呢?这家伙怎么还没来呀?”
“刚才我去叫他,家里没人,我以为他先上来了呢。”何小婷在一旁搭话:“好像这一周都没怎么见到他人似的。”
“呵呵,可能佳人有约吧。不等他了,都9点多了,关灯!”
随着黑暗的来临,刚刚还热闹的房,慢慢变得安静了,恐怖的气氛像舞台上的烟雾一样弥漫开来。
“今天谁讲啊?”有人小声问道。
半晌无人说话,突然有人问道:“你们说,这世上真有幽灵存在吗?”是沈天的声音。
“不会吧,其实都是吓自己的。”
“听说照相机能拍下幽灵的样子呢。”
“别说得这么吓人,那可能都是电脑合成的照片。”有人讲到这里,沈天说:“照相机能[……]

Read more

分类: 未分类 标签:

医生我要拔针

2016年1月23日 恐怖故事.鬼网 没有评论

唉,近身体不好啊,医院常客了。家里人都是我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,我个大老爷们才不信呢!
近太累的缘故把。
拿好药水,我到了挂水的地方,今天是国庆好多护士都放假了,谁叫我们这里的医院太小了,几倍的加班费可付不起,这不留了几个guijjcom年纪轻,一看就没经验的小护士,和几个老的快掉牙的,快退休的护士,就没什么人了,整个挂水的地方,也没几个人,也是,你看谁会在国庆节生病啊!生病也不回来这种乡村小医院。
“44号,来挂水了”一个苍老的声音催着。
“什么人啊,给我44号,这么不吉利啊!算了。”我踱着步子到了台前,一看是一个很老的护士,我脑子里突然觉得她怎么像鬼故事里说的老鬼啊!她配着药水,那双[……]

Read more

分类: 未分类 标签:

恐怖怨鬼医院

2016年1月23日 恐怖故事.鬼网 没有评论

阿金已经发烧两天了,今天终于被同室阿东强行押去了医院掉水,刚走到医院大门口,就看见很多人围在门诊大厅里面,只看见众多人中,以为中年妇女痛苦的嘶喊着。阿金也没有在意,就绕道走了,毕竟在医院,这种亲人去guijjcom世,家人痛苦的情况太正常不过了。阿东帮阿金拿了药,两个人就直奔输液大厅,安排好一切,阿东就上班去了。阿金太疲倦了,就靠在椅子上休息了,过了大概半个小,大厅的灯莫名的忽闪起来,阿金能的guijjcom叫了声护士,可是却没有人应声,他看向四周才发现输液大厅居然只有他一个人,而且明明是大白天,整个大厅却充满着无尽的黑暗,突然,身后的应急门吱呀一声响了,一阵寒风吹来,阿金顿觉得毛骨悚然,强忍[……]

Read more

分类: 未分类 标签: